距離就是一種美的波蘭師生關係

波蘭是一個很適合旅遊的國家,不只風景優美,而且物美價廉。但對於想要去歐洲國家留學的台灣學生來說,波蘭常常都不會被列在首選名單內。

關於波蘭的大學,比較廣為人知的有下列這幾個特色:

一、波蘭國立大學的不同系館常座落於城市的各角。如果你/妳去克拉科夫(Kraków)旅遊,經過的某個古老建築物,有可能就是亞捷隆大學(Uniwersytet Jagielloński)的某個系館,也有可能是波蘭知名天文學家哥白尼、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辛波絲卡,或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學生時期曾經駐足過的地方;

二、波蘭籍學生上國立大學免學費,但私立大學跟某些全英語授課的課程還是要付費。雖然對非波蘭籍的學生來說,不管是國立大學或私立大學都不是免費的,但和其它歐洲國家相比,生活和學習成本仍較為低廉;

三、波蘭的碩士班課程沒有台灣的那樣重,但要修的課卻常常是台灣的倍數,而且幾乎都是必修課,很多也都跟學生的研究方向無關(之前曾聽說是為了讓某些老教授仍有書可教,所以才規劃了那麼多課);

四、波蘭的學生比較樂於表達個人想法,但仍不敢直接跟老師公然「辯論」,畢竟很多波蘭的老教授其實不太接受他人的想法,沒有學生敢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
攝於克拉科夫(Kraków)舊城區。(陳力綺提供)

目前任教於卡基米日維爾基大學(Uniwersytet Kazimierza Wielkiego)東方語言學系的蘇爾(Anna Sroka)解釋道:「在波蘭的大學校園文化中,老師在學生的名字前加上『pan(先生)』、『pani(小姐)』是視學生為成年人的一種尊重,即老師跟學生是處於平等地位的兩個個體,因為學生在上大學前都是被當成小孩對待,老師也只會稱呼他/她們的名字。」

蘇爾進一步補充道:「然而,這只是一種受到文化影響的語言習慣,學生是不是真的從老師身上獲得平等的尊重則不一定了。另外,少部分西化的波蘭老師會允許學生不用工作職稱或頭銜來稱呼他/她們,這確實可以減少師生間的距離感,但此作法常常受到老一輩教授的批評,因為如果是比較年輕的女老師這樣做,很容易會讓學生跨越了師生間的那條界線,讓老師在評量學生時遇到一些麻煩問題。」

除了上述這些,其實波蘭大學的師生關係比較鮮為人知,而且和台灣的情況非常不同。在波蘭的大學,老師跟學生之間存在著一種距離感,這可從師生間的稱呼方式略知一二。例如,學生會根據教師的工作職稱或頭銜來稱呼他/她,如「panie profesorze/pani profesor(教授先生/教授女士)」、「panie doktorze/pani doktor(博士先生/博士女士)」或「panie magistrze/pani magister(碩士先生/碩士女士)」,而老師則會避免直呼學生名字,選擇稱呼他/她們「pan(先生)」或「pani(小姐)」。

而該校心理學院的易柏偉(Paweł Izdebski)屬於比較西化的老教授,即使他已經是好幾個孫子的爺爺了,仍希望我直呼他的名字,把他當朋友對待。但對於學生,他則選擇保持距離:「我知道有一些年輕老師希望跟學生拉近關係,把學生當成朋友一樣相處,但我還是習慣跟學生保持一定的距離,否則學生很容易會越了界。」

相比之下,多數台灣的大學老師是不希望學生稱呼他/她們為「xx教授」。目前任教於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的陳淑芬表示,她不希望學生稱呼她為「教授」,這樣感覺師生關係比較生疏。任教於該校英語教學系的黃漢君則覺得「xx教授」聽起來太過於嚴肅;他認為「教授」是頭銜,只適用於非常正式且非學術性的場合。即使在學術會議上,他還是比較偏好被稱作「老師」,而非「教授」。元智大學應用外語學系的吳翠華主任也有相同的看法,並進一步解釋道:「我覺得這是因為台灣的老師和學生亦師亦友,像師徒關係一樣。」

由此可見,中文的「老師」一詞雖含有上對下的權力不對稱關係,即學生的成績操縱在教師手中,但這種不對稱關係卻又帶著一種責任性,即老師有「照顧」學生的職責。如社會語言學家黛博拉・坦南(Deborah Tannen)所言,語言可以是一詞多義,即同時存在不平等的權力關係(power)及具有親密性的同邊關係(solidarity)。(註一)

對於兩國文化的師生關係差異,曾在文藻外語大學攻讀華語教學碩士,目前已回到波蘭實習的波蘭籍學生柯寶嫣(Paulina Łakoma)感受特別深刻:「我認識的台灣老師,他/她們都跟學生的關係比較親近。例如,在波蘭的台灣老師常常會為我們舉辦各式各樣的文化活動,而在台灣的台灣老師則待我們如家人般,不只會時時刻刻關心我們的生活,也常常會請我們吃飯、喝茶,或陪我們聊天。波蘭老師絕對不可能會這樣照顧學生,因為我們沒有這種文化。但也因此,台灣成了我第二個家。」
Q8娛樂城
金鈦城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