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的移工

有一次朋友跟我說,他時常坐Uber的時候會遇到烏克蘭司機,我非常驚訝,畢竟對我來說,要區分波蘭人與烏克蘭人的外表是有難度的,後來我試著從名字去分辨,才發現其實坐Uber遇到的烏克蘭司機比例真的遠大於波蘭的。但其實我也不太意外,因為烏克蘭人一直在波蘭的就業市場中佔有很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勞動市場上,如:看護、幫傭、工廠、建築工程等等,都需要烏克蘭人力的支援。在2019年波蘭國家銀行就分布一份報告指出,波蘭GDP成長中的11%都要歸功於烏克蘭人。



因為波蘭為歐盟的會員國之一,長期以來,有許多波蘭人因而選擇去其他西歐國家工作以賺取更高的收入,而非留在波蘭;在波蘭人前往鄰近國家工作的同時,是烏克蘭人替波蘭人撐起他們的勞動市場。根據資料統計,每年約有一百萬烏克蘭人口在波蘭工作,旺季時會高達兩百萬,而在波蘭發給外國人的簽證中,烏克蘭人大約占了80%,但是隨著德國也開放烏克蘭人前往工作後,今年烏克蘭移工在波蘭的人數逐漸下降到65%,這些人數的缺口取而代之的是白羅斯人。



來到波蘭以後,在我任教的大學裡,每年幾乎都會有三、四位烏克蘭學生,我才知道波蘭大學是烏克蘭學生到外國留學的首選,因為他們普遍認為波蘭高等教育比自己國內的好。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剛到波蘭教書的頭一年,我上課引用了一張烏克蘭地圖還包含著克里米亞島,圖片一出來時,底下的學生就開始竊竊私語,我細問之下,學生才向我解釋了俄羅斯派兵占領克里米亞之事;也經由上課與烏克蘭學生的接觸,我也才慢慢了解烏克蘭文化與波蘭文化不同之處,以及烏克蘭人在波蘭社會的處境。

波蘭之所以有大量的烏克蘭移工,是因為除了兩國相鄰的地理位置因素以外,一方面烏克蘭語與波蘭語同為斯拉夫語系,雖然文字不同,但有些單字的發音一樣,故烏克蘭人學習波蘭語時相對容易上手;另一方面,則是因為2014年烏克蘭國內發生內戰,所以在當地謀生不易,波蘭政府也廣發簽證給烏克蘭人,因而有許多烏克蘭人前來波蘭尋求更穩定的發展。


此圖片上的烏克蘭領土下方島嶼為克里米亞島,現今已被俄羅斯占領。

根據資料顯示,大多數在波蘭的烏克蘭人年齡層分布在青壯年,工作結束後就回烏克蘭,幾乎很少人繼續留在波蘭定居;因而烏克蘭人之於波蘭社會,就像東南亞移工之於台灣一樣。不過,不幸的是,就如同移工在台灣社會所面臨的歧視與困境,在波蘭的烏克蘭人也遇到相同的難題,如:波蘭人對烏克蘭人的刻板印象是愛酗酒、邋遢,以及省錢而居住在貨櫃屋裡,或是波蘭雇主為了躲避賦稅,便宜行事,不肯替烏克蘭移工保險而讓他們非法就業,變相壓縮了波蘭人的就業機會。

而在這一波疫情爆發後,波蘭政府在3月底宣布封閉國境時,有許多烏克蘭人選擇回國而引起了一波的返鄉潮,造成波蘭跟烏克蘭邊境大排長龍;而且也由於如此,今年春天的農作物采收因為缺乏烏克蘭移工的協助,而發生采收危機,更可知烏克蘭人力在波蘭的重要性。
Q8娛樂城
金鈦城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