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蔓延!日本公司怎麼變通?

武漢肺炎(COVID-19)的疫情持續蔓延,日本若加上大型郵輪鑽石公主號上的感染人數,已有超過800名確診病例,影響幾乎擴及全日本,各家公司行號也開始想方設法,既要維持營運,也要顧好員工安全,開始試行新的工作型態,以度過這次難關。



截至截稿日,日本首都東京已有超過30人感染,而2月13日確診感染的千葉縣20多歲男性,是一名公司在東京都的通勤上班族,他所利用的電車路線都有著每日動輒數十萬人次流量,大東京工作圈明顯受到影響,加上這次武漢肺炎的傳染性強,就算在潛伏期也可能會傳染,政府也開始呼籲大家避免「非必要」的外出。工作是成年人的日常,怎能算是「非必要」呢?然而通勤族卻是最危險的被傳染族群。許多公司便轉變工作型態,以確保旗下員工的安全,最常見的方式包括「時差通勤」與「遠端工作」。

一般公司為上午9:00上班,傍晚18:00下班,中間休息一小時,因此最繁忙的通勤時間約在上午8:00~9:00與傍晚18:00~19:00左右,「時差通勤」便是要錯開這兩個時段,利用「時差」,讓員工可以減少面對人擠人困境的機會。

日本國土交通省於2018年發表過一項「混雜度」指標,以顯示電車內乘客的搭乘狀況。混雜度100%時,代表乘客剛好符合載客數,可坐著、拉吊環、扶車廂柱子當輔助,整體而言能保有舒適的乘車環境,達到150%時,每位乘客還能保有可閱讀報紙的空間,但當混雜度達180%時,乘客與乘客間身體會碰撞,很難讀報,200%時身體會感受到壓迫,250%時等於身體與手皆無法動彈,也被人戲謔地稱這些電車不能叫通勤電車,該叫「痛」勤電車。而混雜度超過180%的路線,就有11條,包括先前提到的千葉縣確診病例「疑似」搭乘的「總武線」也名列其中。接觸越多,感染疑慮越深,盡量降低混雜狀況,或是減少接觸到混雜車廂的機會,方法都是一體兩面的。


圖片來源:Chris 73@維基圖庫

根據公司作法不同,「時差通勤」有時候也會配合的「彈性工時制」(Flextime System),與「核心時間制」(Core Time System)等方式。彈性工時制度指的是可彈性調整出勤時間,比如說今天提早一小時離開,隔天晚一小時走。而當彈性工時實施時,往往會再加上核心時間制,規定員工需在特定時間(核心時間)內必須在工作崗位上,讓各部門的人可趁這個時間互相溝通、協調、開會,其他時間則可彈性調整。都是能有效舒緩通勤人口的方式。

但無論時差通勤、彈性工時、核心時間這些制度,多數人仍必須搭乘大眾交通工具移動。另一項對應措施「遠端工作」,顧名思義就是離開公司辦公桌的工作型態,也成為解方之一。對於一般傳統企業來說可能很難想像,有控制慾的老闆們更會擔心,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員工就可能偷懶,但只要建立基本的信任關係與責任制,遠端工作能有效減少通勤時間的浪費(在這次疫情中則是減少可能被感染的機會),畢竟有些職種的工作內容與工作地點本來就沒有直接相關,一台電腦、網路暢通,便能上工,效率提升許多。員工對於自己可掌握的工作靈活度與自主性提升了,得以保有更多自己的時間、空間,對公司的滿意度也會相對升高。

這些工作型態的改變,其實原本是日本政府為因應2020年夏季「東京奧運」而鼓勵公司行號積極實施的,然而疫情爆發後,雖說有許多公司是「不得已」而提前讓工作改革上路,但倒也不至於手足無措。疫情何時受到控制沒有人能預測,但為了度過這次巨大的難關,還得繼續想方法、調整方向才行。
Q8娛樂城
金鈦城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