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擴散後…南韓亦陷「口罩大亂」

2月18日,因南韓基督教異端教派新天地一名住在大邱的中年教徒,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她發燒時,仍持續在大型公共場所與人流接觸,隨後,新天地教會有大量信徒也遭感染,也因不少信徒先前曾在各地移動,導致南韓疫情巨幅擴散。在社會不安的情況下,口罩成為眾人爭搶的物品。

「請問現在還有賣口罩嗎?」

「抱歉,都賣完了,現在都缺貨中呢!」

走訪各首爾街頭的便利超商、美妝店與藥局,都能發現「一罩難求」。相較2015年MERS爆發當下,多數南韓民眾還沒有戴口罩的習慣,近幾年,隨著空汙在南韓首都圈趨於嚴重,街上戴口罩或購買預備的人,越來越多。而現在,隨疫情爆發,街上大約8成以上的人,不論男女老少,都會戴上口罩。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南韓擴散,口罩已成為民眾日常必備用品 (攝影:楊虔豪)

疫情險峻,為防感染,使得口罩需求量大增,卻難已購得,南韓網上已出現口罩價格哄抬的情況 (購物網站截圖)

近兩週,首爾市的實體商店內,南韓民眾常購買的防細懸浮微粒與黃沙口罩,一個大約2000至3000韓元(約新台幣55到84元),連鎖生活用品店大創,則以每張1000韓元(約新台幣27元)的低價販售。[註:價格會隨首爾市內各區域、口罩等級與單片/數片裝而有若干差異]

但隨疫情爆發,實體店面一罩難求,在網上好不容易找到,價格也經常被哄抬到一片4000韓元(新台幣110元)以上,甚至以7000元的驚人價格販售的例子,也不難看見。

口罩供不應求,而特別是疫情嚴重的大邱與慶尚北道等地,由於確診者眾多,加上包括大邱新天地教會與死亡人數占全國一半的慶北清道大南醫院,至今都還未能找到首個感染途徑,未來都不排除情況會持續有惡化的可能性,因此口罩更為重要,只是目前,當地民眾要順利買到,也相當困難。

先前就有業者私下透露,中國政府簽約與親自向部分南韓生產業者拜訪簽約,希望能夠提供穩定的口罩量到中國,所以一些工廠生產完口罩後,當天都是立刻裝好往中國寄送。然而,現在南韓也面臨嚴峻的疫情威脅,因而如何解決口罩供應問題,成為政府頭痛的問題。

2月中下旬,甚至也有不少韓媒介紹台灣目前抗疫時,實施的口罩實名制,討論要如何在短期間內有效讓一般民眾都可有口罩戴。

而隨著新型冠種病毒確診數每日以百人以上的速度增加,口罩的重要性更趨顯著。南韓政府下令,自26日起,往後國內的口罩生產工廠,只有10%能外銷,其他90%都必須在國內流通。


首爾市中心,韓國新聞中心的大型螢幕看版上,播出勸導民眾出門戴口罩的宣導影片 (攝影:楊虔豪)

同時,每日口罩生產量的一半,得交由各地郵局、農會或其他公營販售處發賣,每人每天最多可買1盒,同時也要嚴加徹查各種哄抬價格與囤積等破壞行情的行為,祭出查稅與要求繳納不法所得等罰則。

政府還宣布,最快27日起,全國1400所郵局及1900所農會,每天總共將能優先配得110萬張的口罩;各地共2.4萬家藥局,每天也能拿到共240萬張的口罩,每家一天將可出售100張口罩,亦即,南韓每天將可確保至少有350萬張的口罩在市面上流通。

聽到如此消息,各地都有許多人,27日一大清早就前往郵局或農會詢問,希望能夠趕快買到口罩,只是都得到令人失望的消息─許多地方根本還沒鋪貨,最快可能要等到3月初中旬,才會有貨進來。更有農會相關人士表示,目前為止,都還未跟口罩廠商聯繫或進一步簽約,根本不可能如此快速就能拿到貨。

事實上,連續幾天下來的疫情擴散,口罩需求量激增,使得大部分生產還在趕工先前延遲的訂單,根本來不及備好鋪貨;同時,由於各地商家訂貨量暴漲,生產口罩所需的濾網等材料,供應量減半,導致當下,南韓國內工廠能生產的口罩量,大幅受限。

另外,由於政府臨時下達命令,要求每天有一半口罩量須交付公家單位銷售,而且必須優先處理,又連帶擠壓到原本計畫好生產後發送至一般商家的出貨量,導致口罩生產廠商不僅得連夜趕工公家單位供應量,又因延遲的一般商家訂單持續延遲,而遭致抱怨,陷入兩面不討好的窘境。

這些問題都顯示出,南韓政府緊急搬出對策前,並未先與口罩廠商、郵政、農會系統及藥局業界代表溝通,使得命令一出,口罩廠商忙不過來,公家單位與郵局對相關新政毫無所悉,而民眾依然買不到口罩,得持續等待。

而由於「一罩難求」,日子又得一天一天過,卻又不得不戴口罩,越來越多開始詢問,既然如此,口罩是否能重複使用?
Q8娛樂城
金鈦城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