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情緒勒索,別讓親密關係窒息

阿丞與小琍已經離婚三年多,兩人育有一名女兒,阿丞總是以女兒的名義要求小琍照顧小孩、要小琍奔波往返甚至同住過夜,小琍感覺自己不被尊重,只是被當作免費保姆。雖然知道這是阿丞對自己的「情緒勒索」,但她並不曉得該如何停止,只能重複著被勒索的過程……。


情緒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為知名心理學家蘇珊·佛沃(Susan Forward)發揚的詞彙。用來形容那些無法為自己情緒負責,在有意或無意中,用各種直接或間接的「勒索手段」,使被勒索者產生負面情緒,例如焦慮、罪惡感、挫折感等(周慕姿,2017)。換言之「情緒勒索」意指有時我們為了維繫與重要他人的關係、不想自己被貶低、降低焦慮或希望回應他人的需要時,會重複被迫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因為小俐沒有監護權,為了維繫與女兒的感情,對阿丞的規定只能逆來順受;如果不照做,小琍會被指責成不愛女兒、拋棄女兒的壞媽媽。被勒索者只能順服對方的要求,長期下來便形成一種惡性循環。

被情緒勒索卡住的親密關係

諮商心理師周慕姿在《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一書中提到,情緒勒索的惡性循環中,有六個特徵:要求、抵抗、壓力、威脅、順從、舊事重演),以本會另一位服務對象佑葶的故事為例:

佑葶與男友交往五年,因男友上一段感情以被劈腿收場,所以相當沒有安全感,於是開始向佑葶情緒勒索。

一、要求:

「你沒有做虧心事的話為什麼不能看你手機?」「你剛剛為什麼沒有接電話,你在做什麼?」男友要求佑葶不管去哪裡都必須先跟男友報備,且一天會打數十通電話確認佑葶的行蹤,如果她沒有接到電話或未及時回覆訊息,男友就會以自己沒有安全感、害怕失去她為由,要求佑葶要提供手機及通訊軟體的帳號密碼,以證清白。

二、抵抗:

「我有我自己的隱私權,我覺得這樣不太好。」「剛剛在開會,沒辦法及時回覆你。」佑葶並沒有直接接受男友的要求,但考量到兩人多年的感情,且顧及男友過去在感情中受到的傷害,也沒有直接拒絕男友。

三、壓力:

「你知道我上一段感情是被劈腿收場,我會這樣做也是因為害怕。」「是你當初說會給我滿滿的愛與安全感,為什麼現在又做不到?」當佑葶抵抗時,男友的說詞都讓佑葶感覺是自己的錯,覺得自己沒有顧及到男友過去所受的傷害,也沒有做到當初給他的保證。

四、威脅:

「你如果不照我的話做,我就要打電話去你公司,或打給你的家人,讓他們知道妳都是騙我的。」「原來你對我的愛都是假的,這點小事你都不願意,我看我們也不要繼續在一起。」一旦佑葶沒有按照男友想要的方式去做,他就會讓佑葶很不好過,會以威脅、恐嚇的方式來挑戰佑葶的安全感,讓她感到不安、恐懼。

五、順從:

為了避免事情鬧大,顧慮到兩人的關係,佑葶只能屈服,順從地讓男友查看手機、每天回報行程等,男友也因此安靜下來,對佑葶溫柔體貼、噓寒問暖,兩人看似又回復到濃情密意的關係中。

六、舊事重演:

慢慢的,男友的要求越來越多,如外出要在幾小時內回家、不准與異性對話等,若是佑葶不從,就是不愛他、就要讓佑葶不好過。在這樣互動的過程中,男友更清楚知道用什麼方式能使佑葶屈服,同時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與需求,而佑葶也在兩人的親密關係中更加動彈不得。

情緒勒索也和親密關係暴力息息相關,常見的案例如:不與其發生性行為就懷疑對方外遇、不整理家務就不是一個好妻子……等,不論是男性或女性,都有可能成為情緒勒索及親密關係暴力的對象。而情緒勒索中的重要三元素:自我價值感、罪惡感與安全感,都讓被害者處在情緒勒索及親密關係暴力的循環中,無法逃脫。

施暴者/勒索者常會告訴被害人:「都是你不好、都是你的錯,我才會這樣。」「我對你那麼好,你怎麼可以不聽我的話?」「你不照我的話做一定是因為你不夠愛我。」「你如果要跟我分手/離婚,我就死給你看。」被勒索者/受暴者常在這樣不斷退讓、妥協的過程中,逐漸失去自我價值感及安全感,進而產生自我懷疑、失去感覺與表達感受的能力,也在關係中淪為地位較低、需要去討好、取悅對方的角色。

覺察接納自我 建立界限 揮別情緒勒索

周慕姿在書中說到如何破除情緒勒索的循環,首先必須從「覺察」開始,練習重視自己的感受、情緒,必須先了解到在關係中「不舒服的感覺」是什麼?是怎麼產生的?並讓自己在練習及覺察的過程中,能夠好好體驗自己的感受及情緒進而「自我接納」並「建立情緒界限」。

「自我接納」指的是接受自己是什麼模樣的人,不評價、不批評自己,而是接納自己的個性、特質,而不單單只是以好的一面表現、定義來面對世界。自我接納的第一步,是好好與自己對話,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並透過不斷的練習及覺察,更認識了解自己,體認自己的價值。

《情緒勒索》書中強調:「建立情緒界限」則是我為我自己的情緒與行為負責,但不需要為他人的情緒負責。

像是,如果你今天走在路上撞到路人,對方可能有不同的反應。可能雲淡風輕的說一句:「沒關係」,就離開了。或者是帶有怒氣的辱罵:「你到底有沒有長眼睛阿!」;情緒起伏更激烈的路人,可能會隨機拿你手邊的器具像是棍棒、玻璃瓶朝你攻擊。

一件事情可能引發諸多的情緒,但我們毋須為他人各種反應負責。而學會建立情緒界線,就會瞭解自己需要負責的方式和程度,而非隨著對方激烈的情緒反應無限上綱地承擔責任。以上述的舉例,「建立情緒界線」是要瞭解自己需要負起責任的方式,是向對方道歉,或者賠償對方因為自己疏失的損失;但對方的情緒反應就是他的責任。


周慕姿在書中也指出,當你正處於情緒勒索的情境中時,可以透過「停、看、應」三個步驟來回應。停:指的是減少互動,可以用離開現場,或暫時不回覆訊息的方式來降低焦慮,或持續接收對方的情緒。看:先緩和並安撫自己的情緒,覺察並找出不舒服感覺的原因。應:重視自己的情緒及感受並建立情緒界限

在親密關係中,勒索者及被勒索者並非都是固定的角色,你我皆有可能成為勒索者及被勒索者,必須透過覺察與練習,進而建立情緒界限,才能避免自己成為勒索者及被勒索者。
Q8娛樂城
金鈦城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