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航艦對於東南亞的軍事挑戰

台灣之外,東南亞大概是北京最有可能運用航艦以威嚇的區域,惟影響應該不及過去帝國主義時代的砲艦外交。

東南亞十國中除了寮國都濱海,故中國都可以採取「航艦外交」來施壓。首先,那些中國關係較佳的國家,例如柬埔寨與緬甸,若是雙方關係惡化,投資與貿易可能更具施壓的效果。對緬甸而言,派航艦施壓反而導致其倒向印度。印度的海軍雖然在規模上比解放軍略小,但是在印度洋有其主場優勢,尤其印度位於安達曼與尼寇巴(Andaman and Nicobar)群島的三棲指揮部就在緬甸的西南外海,可以提供跑道與雷達等支援設施,使得中國的航艦面對多方向的威脅。相形之下,從陸上邊境施壓則可避免節外生枝。


義大利製的黑鯊(Black Shark)魚雷在服役於印尼、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的潛艦。

缺乏海空軍實力如戰機與反艦飛彈的柬埔寨的確是中國施展航艦外交的好對象,但是前者對於後者的熱情跟隨反應其為平衡越南與泰國壓力的考量。換言之,除非北京外交嚴重失控且金邊取得強援,需要勞駕航艦來威嚇的機會不大,友誼訪問倒是比較可能。

摒除一帶一路投資以及其他與中國交好的原因,泰國本身缺乏瀕臨海峽且無涉於南海主權爭議的地緣位置使其不太可能成為中國航艦外交的對象。就軍事而論,泰國空軍的戰機規模大於一艘中國航艦的艦載機,加上其空中預警機,與足夠的腹地分散機隊避免遭到先制攻擊,解放軍航艦恐怕難以取得空優。此外,泰國海空軍都有魚叉反艦飛彈,陸軍還有源自中國衛士系列的DTI-1砲兵火箭,若是放在東南方的那拉提瓦府(Changwat Narathiwat),甚至可能封鎖暹羅灣的進出。當曼谷的潛艦服役後,北京使用航艦威逼的機會就又更低,雖然潛艦是中國製的S-26T型。

剩下的六國中,汶萊與新加坡不太可能被單獨地運用航艦外交,因為這兩國都被鄰國的領海圍繞。汶萊的周圍是馬來西亞,新加坡則是印尼與馬來西亞。基於東南亞國協下的區域精神以及這些國家跟鄰居之間的經濟互賴與軍事合作,北京若是派艦去對其中一國「嗆聲」,那其實是連鄰國也一起嗆。當然,這兩個小國對於中國的外交也是小心翼翼,弄到需要航艦來威嚇的機會實在很低。

最後的四國則是跟中國在南海上有主權糾紛。就越南而言,光是中國在廣西、海南島與南海人工島的航空基地就已經有很大的戰略壓力,因為幾乎全境暴露於解放軍海空軍的作戰半徑內。航艦固然可能讓情勢雪上加霜,但是越南岸基的P800超音速反艦飛彈,潛艦、船艦與飛機的不同反艦飛彈,外加潛艦的魚雷,會讓中國的航艦處在一個兩難。停得夠遠就沒有存在感,因為艦載機的航程有限,使得戰力受到侷限。停比較近被擊傷甚至擊沈反而國威大損,所以運用航艦威嚇越南的可能性有限。即便如此,中國航艦的母港,海南的三亞,其實在越南的打擊範圍內,所以捲入的機會依舊存在。
Q8娛樂城
金鈦城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