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護士集體辭職」?打擊士氣的不實新聞

新型冠種病毒在南韓擴散,已超過兩週。3月2日的多家早報上,能看見「看護人員因壓力過大而集體辭職」的報導,甚至也引發台灣媒體接連跟進引述,實情卻非如此,反而打擊到作為當事人的工作士氣。

3月2日出刊的《韓國日報》與《朝鮮日報》,都以極大篇幅報導浦項醫療院護士「集體請辭」的消息 。(報紙截圖)

「浦項醫療院有16名護士於上月26~29日接連辭職,這是因浦項醫療院在上月19日被指定為武漢肺炎負責醫院後,追加看護人員極大工作量所致。浦項醫療院關係人士表示:『雖有勸告他們休假,結果仍無法說服,護士們面對要求無條件忍受,實際上他們所處的工作環境相當惡劣。』」─《朝鮮日報》2020年3月2日,第2版。

「在大邱及慶北現場最前線,埋首治療患者的護士們正在崩塌中。他們連保護裝置都沒被充分支給,承擔著過重業務,只能在喪葬場(太平間)和院內通道的凳子上稍息片刻,有近10天都無法回家,現在到了要集體辭職的困境。」─《韓國日報》2020年3月2日,頭版。

「全面負責新冠病毒患者的慶尚北道道立的浦項醫療院,發生了16名護士集體請辭後,無端缺工的事件。院方表示『他們不想前往處理新冠的病棟』,另一方面,護士們則大吐苦水稱『無法於惡劣工作環境下正常生活』。」─《國民日報》,2020年3月2日,第15版。

消息一出,引發輿論譁然,讓南韓中央政府與防疫部門,接連受到責難。而台灣《蘋果日報》也以「『下班太晚』南韓武肺指定醫院指定醫院16護士集體辭職(link is external)」為標題,加以跟進報導。不少人在網路社群轉載,稱讚南韓醫護人員積極捍衛勞權,但最後,這些消息都被證實有所出入。

南韓慶尚北道的浦項醫療院,被政府指定為負責新冠病毒確診病患的醫療院所 (引自浦項醫療院臉書)

浦項醫療院回應,16人中,有11人是早在疫情擴散前,就分別以結婚、跳槽或準備看護領域公務員考試為由,就已提出辭呈,因病患增加,考量必須維持基本人力以讓醫院繼續順利運作,而將離任時間延後到3月中旬,其他5人則是因為要帶孩子,所以最近決定辭職。

南韓保健福祉部長官政策輔佐官呂浚成也跳出來大呼:「原本護士們預定在1~2月中辭職,但因知道醫療院處境艱難,所以為了等到3月能有新護士投入到醫院工作,他們決定先暫待到2月28日。浦項醫療院現場的護士們已經夠辛苦,看到(不想去新冠病棟)的報導,更為折騰煎熬。」

浦項醫療院工會人士也表示:「平常醫療院內就因沒有營造好正常勞動條件,導致很多工會成員反映意見稱,自己難以承受而想辭職,但並非單單因為新冠病毒的理由而辭職。」

新冠肺炎確診數在南韓持續大量增加,地方上的醫療資源已難以負荷,近來有不少確診者在等候病床或自家隔離時死亡的案例 (截圖自YTN電視台)

這回新型冠狀病毒在南韓嚴重蔓延,相較4年前MERS疫情爆發,大部分的病患都集中在資源較多的首都圈地區醫院,這回則是東南地區的大邱與慶尚北道首當其衝,事實上,相較首都圈,南韓一直存在其他地區的醫療人力與設施資源不足的問題。

光是在大邱,就有許多現場醫護人員表示,包括口罩、防護衣都處於不足的狀態,而大邱的醫院病床數本身就不夠,難以負荷每天大量增加的確診病患。

由於病床不足,症狀輕微的確診者,最初只能先行在家隔離,近日卻出現有人在隔離或等待病床期間死亡的現象,南韓防疫部門因此決定,緊急徵集大型建築物,為讓輕症患者的身體狀況也能隨時被監測與照顧,同時也盡可能讓診療與病床服務,不受排擠,但醫療人員面對大量病患,仍處於極大工作壓力中。
Q8娛樂城
金鈦城娛樂城